深圳离婚律师网联系方式0755-27786885
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离婚律师网-深圳离婚律师网|深圳离婚律师|深圳婚姻律师|深圳律师咨询 >> 婚姻讲座

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


时间:2010-11-03 14:1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调查
 
 
 
 
 
 
 
 
 
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
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调查
双鸭山市妇联    赵云英
 
近年来,婚姻家庭纠纷、继承案件逐年增多,依法审理好这类案件,对于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稳定有着重要作用。本文通过分析我市两级法院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有关情况、离婚案件居高不下的原因、妇女维权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而指出人民法院在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要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保护妇女合法权益。
一、我市两级法院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基本情况
2007年至2009年四月份,我市两级法院共受理一、二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14072件(含旧存5件),结案13873件。其中,离婚纠纷受案12192件,占86.6%;婚姻无效类案件230件,占1.6%;抚养、扶养和赡养类案件1244件,占8.8%;涉及财产纠纷案件84件,占0.6%;继承案件133件,占0.9%;其他纠纷189件,占1.3%。在结案方式中,判决结案的有2377件,调解结案的有7671件,当事人撤诉或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等结案的3895件。
二、离婚纠纷案件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
通过上面数字我们不难看出,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离婚案件还是占据着绝大的比例。而这正是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究其原因不外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量农民外出务工,是导致农村家庭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村剩余劳动力不断增多,越来越多的农民外出务工,已成为我国现阶段一大社会问题。这股外出务工大潮的掀起,直接冲击着农村家庭的和谐和稳定,是当前导致农村家庭矛盾纠纷的主要因素。仅今年上半年,全市一、二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1180件中,离婚案件就达1040件,占88.1%,还略高于五年来的平均数。尤其是在已审结的离婚案件当中,因长期外出务工而导致一方或双方有第三者插足引起感情不和的离婚案件占50%。由于第三者的插足行为,引起的后果极为严重,不仅使大批幸福家庭拆散而遭到不幸,也使这些家庭的未成年子女生活陷入困境,而且给他们的心灵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精神创伤。同时,第三者插足给社会也增加了不安定因素,有的甚至因矛盾激化,酿成刑事案件,危害很大。 
(二)家庭暴力是导致离婚纠纷的原因之一。
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婚姻家庭权益,这是我国宪法赋予广大妇女的根本权利之一。但是受几千年的封建传统家庭伦理道德观念的影响,还有相当一部分群众乃至国家干部仍然认为家庭暴力是家务事。对家庭暴力的性质和危害性认识不够,对家庭暴力的发生采取回避、漠视的态度;施暴者特别是男性认为打老婆是自家的事,别人管不到,受害妇女因心里软弱、精神依赖或害怕报复,不愿、不敢投诉求助,甚至一些村委会等基层组织,一味地强调家庭暴力与社会暴力的不同,采取调解的方式取代法律法规早已明文规定的治安或刑事处罚,在无形中也助长了施暴者的暴力行为。如尖山区法院审理的原告杨某(男方)诉被告王某离婚纠纷一案,就是双方平时因一些家庭琐事发生争吵后,男方杨某总是要动动手才肯罢休,而女方王某为了顾全家庭只是一而再地忍气吞声。这样久而久之,彼此都感觉到之间有了距离。加上这次又因一点小事而发生争执,最终导致杨某大动干戈,将王某鼻梁打断后,却“恶人先告状”,到法院起诉,要求与王某离婚。
(三)包办婚姻、干涉婚姻现象的存在,也为家庭稳定埋下隐患。
随着大量农民外出务工热潮的掀起,一些世世代代生活在偏僻农村的女孩早已跃跃欲试,想走出家门,离开生她养她的那片黄土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与幸福。这给留在家里守护家业的男青年的婚姻问题带来了更多困难。他们难得找到如意伴侣,而按农村风俗,娶一个媳妇到家,少则上万元,多则几万元。这样有些父母为了儿子能够成个家,只有把这个希望寄托在女儿们身上,将女儿托人找个好婆家以便筹措迎取儿媳的礼金,而全然不顾女儿的感情基础及日后的幸福。有个别的女孩子为此便一走了之,而有些乖乖女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为了家族能后来有继,也暂且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当然也有一些日后的家庭生活还是比较幸福的;有些则变相地借婚姻索取财物,这样就为日后的家庭纠纷埋下了隐患。如饶河县某村李某(女方)诉陈某离婚纠纷一案,就是其父母为了偿还娶儿媳妇的债,而将女儿托人找了一个家庭条件较好的婆家,按照风俗经过认亲、定亲、取亲,一次次礼金如数到位后总算结了婚。可就在结婚的当天晚上,女方一走了之,下落不明。两年后男方等到的是一纸离婚诉状。
(四)婚前同居关系的存在,也是离婚案件多发的原因之一。
同居关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由来已久,调查发现在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同居关系所占的比例较小,但其对家庭乃至于社会稳定的影响仍不容忽视。对本着“好则合,不好则散”想法的同居者们,在同居期间一般不会生孩子,因为这一方面将面临着要涉及到生育指标,小孩子的户口、上学等一系列困难;另一方面是双方关系恶化后,即可潇洒地分道扬镳。不过这类案件存在使弱势一方的利益无法得到保护的问题。如有的女同志在同居期间不小心怀了小孩,只得去医院做人流,有的甚至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做人流,使自己的身体遭受到了莫大的摧残,然而在双方分手之际,却无法得到男方的救济和补偿。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因解除同居关系诉至法院的,人民法院不经调解一律判决解除同居关系。这就对那些一旦在同居期间结出了“果实”的女同志的权益难以全面保护,女方与未成年的子女往往是悲剧的主角。尽管法律有明文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但在现实生活以至审判实践中,真正要让非婚生子女享受同等权利是很难的,仅以孩子的抚养费为例,有的男方是孤身寡人一个,没有一次性履行的能力,判决后为躲避给付义务下落不明,使孩子的抚养费无法执行到位。
(五)封建思想、守旧观念的残余,使大量美满、和谐家庭面临崩溃。
虽然全社会都在呼吁男女平等,而且相当一部分法律对此也作了明确规定,现实中更是存在男女比例失调,使一大部分男性找不到伴侣,但仍在一少部分人的思想意识中,重男轻女的封建、守旧思想严重。在部分家庭中,妻子(儿媳)因生女孩而遭遇冷落现象时有发生。更为严重的是有的男同志,为了能延续“香火”,一味地顺从于父母,不得已走上离婚之路。
三、婚姻家庭、继承案件中妇女维权工作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虽然法院一直以来十分重视在婚姻家庭和继承案件中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但由于历史及其他客观原因,妇女维权工作仍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新形势下司法能力建设有待加强。当前涉及保障妇女儿童权利的新类型案件层出不穷,如夫妻财产约定制、借腹生子、人工授精等社会现象越来越依赖于司法手段而不是道德手段的介入来加以调整和规范,随着区域经济的迅速发展,因上述冲击而引发的社会纠纷数量的增长尤其明显。如某地法院曾受理的一起变性人离婚纠纷案件,该案一方当事人作了变性手术后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婚姻关系,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白某性别的不同看法及在法律文书上的不同表述,就出现过与现行法律、伦理相冲突的问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有较多问题难于准确把握。由此可见,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对法院、法官的要求更高了,法官在案件审理中不能被诸多旧体制时代所积累下来的审判定例、审判原则和审判思维所限制,而是要不断开拓进取,积极应对上述传统婚姻家庭关系在新的社会环境下所产生的新变化。
(二)男女平等问题。法律上的男女平等到现实中的男女平等,妇女的经济地位、政治权利、教育机会、发展环境和法律保护等合法权益的实现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历史进程,受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制约,以及几千年封建意识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加上妇女自身素质及旧价值观的影响,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仍然存在。城郊结合部和外来务工人员中妇女儿童自我保护和自我防范意识较差,法制观念相对薄弱。
(三)女职工保护问题。非公有制企业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较薄弱,女工组织作用发挥不到位,女职工“四期”保护不落实,劳动用工不规范,劳动合同中没有女职工劳动保护条款或合同流于形式,任意加班加点、不按规定支付加班工资及使用童工等现象仍然存在。《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落实较难,劳动力市场歧视妇女的现象时有发生,下岗女职工再就业困难。
(四)婚内妇女合法权益被侵害,而离婚却难索赔的问题。根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规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不起诉离婚而单独依据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不予受理。”这就是说,如果女方在双方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提离婚诉讼请求,单独起诉损害赔偿请求的不符合起诉条件。我们知道,家庭暴力是危及妇女婚姻家庭权益的主要问题。婚外恋、包二奶、第三者插足是引发夫妻矛盾、导致家庭暴力的主要原因。拐卖妇女儿童、强奸、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活动屡打不绝,屡禁不止;因家庭暴力引发的离婚案件仍占一定的比例,妇女儿童在离婚案件中仍处于弱势。
四、在审理婚姻家庭和继承案件中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建议
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看似小事,涉及的人不多,涉及的标的不大,牵涉面不广,但如果处理不当,就可能使矛盾激化,引发恶性事件,甚至发生重大刑事案件。同时给未成年子女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甚至走上犯罪道路。所以人民法院一定要慎重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具体应做到:
(一)积极与职能部门密切联系,相互协调配合,充分发挥组织优势。
通过不断健全维权工作机制,加强工作协调,完善妇联、共青团等组织部门人民陪审员制度,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在具体工作中,办案法官需提供一切方便让陪审员充分了解案情,同时列出案件所涉及的法律、法规条文,帮助陪审员熟悉相关法律条文,使陪审员与审判员共同审理,共同分析案情,共同研究处理意见,避免陪而不审和合而不议的现象。这样便于在审判中可充分发挥工、青、妇等部门干部的工作经验特长,做好对当事人的教育帮助,说服引导工作,将法院的司法优势与妇联等部门工作特点有机结合起来,实现法院严肃的审判工作与妇联等部门细致的群众工作的优势互补。既通过公开审判强化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也便于对婚姻家庭纠纷进行法律咨询,法制宣传教育,引导诉讼和诉讼调解。使这类案件在情、理、法共同作用下得以化解,避免因矛盾冲突激化引起的恶性案件的发生。同时,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法院审判力量的不足,充实法院的审判力量。这些组织人员通过参与审判,亲眼所见,亲身体会,她们便会对法院的工作作出较为客观真实的评价,就能更好地宣传法院工作,提升法院在群众中的形象。
(二)立足家庭,加强领导与监督,为妇女婚姻家庭权益的实现营造良好的环境。
新世纪新阶段维权工作既有良好的机遇,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做好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工作,需要党委、政府重视,并加强领导;人大加强监督;政协积极关心督促,全社会广泛参与和支持。在审判实践中,对通过基层组织处理过的案件或先向有关部门反映后再诉讼的案件,应邀请有关部门相关人员旁听,执行过程中邀请他们参与督促,这样可加强各级组织部门对法律法规的知晓和宣传,提高全社会的法律意识。使公众都能知法、守法、用法,懂得建立科学、文明、和睦、稳定的现代化婚姻家庭关系,是保障妇女的婚姻家庭权利、维护家庭稳定,促进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础。加大教育与宣传,加强对家庭成员的社会主义法制与道德教育,全面提高家庭成员的法律意识和现代婚姻家庭观念。为维护妇女、儿童在婚姻家庭中的权益的实现,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三)严格执法,热情服务,在审判实践中坚持依法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人民法院审理婚姻家庭和继承纠纷案件,必须时刻不忘“耐心”二字。即一要耐心听诉,让当事人把心中的怨言诉个痛快;二要耐心疏导,对怀有不满情绪的当事人,于理于法耐心解释、引导,有针对性地做思想工作,逐步缓解矛盾,力争使面临崩溃的家庭恢复昔日的平静。同时,还要在以下几类案件中把握处理的原则:
1、在继承、劳务合同纠纷案件的审理中,坚持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原则。在处理继承案件时,要特别注意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坚决打击借口给孩子抚养费而变相阻挠“寡妇带产再嫁”的问题。在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时,对涉及职工录用、晋级、晋职、职称评定等方面问题,要坚持男女平等原则,不得歧视女工;对于以妇女结婚、怀孕、产假、哺乳等为由辞退女职工或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法院要不予支持,切实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
2、正确处理好离婚案件中的侵权赔偿及妇女离婚后相关权益的保护问题。要充分重视妇女的合法意愿,重视女方对婚姻家庭的态度,并在抚养孩子、分割房产时依法对妇女给予关照,对有过错的男方依法进行严肃处理。近几年来,在离婚案件中,因“包二奶”、第三者插足或家庭暴力而导致家庭关系破裂、离婚案件增多。从当前离婚诉讼的司法实践看,有些当事人,特别是女方附带提出了人身权、财产权的侵权赔偿请求。夫妻之间的侵权行为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但受害方多为妇女。在具体处理这类案件时,要严格适用民法中有关侵权责任的规定,凡是妇女的权利受到侵害向法院起诉的,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都要充分给予合法保护。
3、以调解促审判,帮助妇女儿童实现健康的家庭生活氛围。
在妇女儿童维权案件中,往往交织着亲情和家庭关系的问题,赢了官司输了亲情的现象并不鲜见,为了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大力革新案件审理思路,改进审判方式,在婚姻家庭案件的审理上,要“调主审辅相结合”,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即以妇女儿童权益保障为主线,以严格的法律适用为前提,以庭前、庭后的细致调解为主要手段,以案结事了、息讼服判为宗旨,大力推行涉及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案件“庭前了解情况、庭中细致调解、庭后续做工作”的审理新模式。
4、充分发挥法医鉴定的证明力作用,有效地保护妇女儿童的人身权不受侵害。 近年来,家庭暴力案件有上升趋势,这不仅影响家庭和睦,影响社会稳定,而且直接侵犯了妇女的人身权。由于家庭暴力具有隐匿性和复杂性的特点,夫妻间的侵权行为具有特殊性,有些妇女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忍气吞声,使侵权行为不易暴露。另外,夫妻间的侵权行为具有连续性、继发性,受害人多为软组织损伤,这类损伤愈合快,过后不留痕迹,从而导致留取证据难,法院处理难。对此,法院要与妇联加强信息沟通,及时为来访的家庭暴力受害者进行伤情鉴定,为案件的处理提供证据,使违法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5、畅通司法救济渠道,先予执行解弱势母女急难。法院要积极落实司法救助制度,对妇女儿童弱势群体提供无偿法律援助,开通弱势群体“绿色通道”,对“城市低保”人员和农村“五保户”免收诉讼费,保障困难的群众打得起官司。对确有困难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当事人,原告因治疗花费巨额医疗费导致生活困难的,要启动先予执行程序,在案件没有最后宣判前由被告先垫付部分医疗费,以解原告燃眉之急。
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调查
 
 
提供日期: 2009-5-19
作者:
信息来源:
 
加载者:zgsysfl
审核:
字体大小[ ]
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
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调查
双鸭山市妇联    赵云英
 
近年来,婚姻家庭纠纷、继承案件逐年增多,依法审理好这类案件,对于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稳定有着重要作用。本文通过分析我市两级法院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有关情况、离婚案件居高不下的原因、妇女维权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而指出人民法院在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要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保护妇女合法权益。
一、我市两级法院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基本情况
2007年至2009年四月份,我市两级法院共受理一、二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14072件(含旧存5件),结案13873件。其中,离婚纠纷受案12192件,占86.6%;婚姻无效类案件230件,占1.6%;抚养、扶养和赡养类案件1244件,占8.8%;涉及财产纠纷案件84件,占0.6%;继承案件133件,占0.9%;其他纠纷189件,占1.3%。在结案方式中,判决结案的有2377件,调解结案的有7671件,当事人撤诉或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等结案的3895件。
二、离婚纠纷案件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
通过上面数字我们不难看出,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离婚案件还是占据着绝大的比例。而这正是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究其原因不外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量农民外出务工,是导致农村家庭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村剩余劳动力不断增多,越来越多的农民外出务工,已成为我国现阶段一大社会问题。这股外出务工大潮的掀起,直接冲击着农村家庭的和谐和稳定,是当前导致农村家庭矛盾纠纷的主要因素。仅今年上半年,全市一、二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1180件中,离婚案件就达1040件,占88.1%,还略高于五年来的平均数。尤其是在已审结的离婚案件当中,因长期外出务工而导致一方或双方有第三者插足引起感情不和的离婚案件占50%。由于第三者的插足行为,引起的后果极为严重,不仅使大批幸福家庭拆散而遭到不幸,也使这些家庭的未成年子女生活陷入困境,而且给他们的心灵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精神创伤。同时,第三者插足给社会也增加了不安定因素,有的甚至因矛盾激化,酿成刑事案件,危害很大。 
(二)家庭暴力是导致离婚纠纷的原因之一。
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婚姻家庭权益,这是我国宪法赋予广大妇女的根本权利之一。但是受几千年的封建传统家庭伦理道德观念的影响,还有相当一部分群众乃至国家干部仍然认为家庭暴力是家务事。对家庭暴力的性质和危害性认识不够,对家庭暴力的发生采取回避、漠视的态度;施暴者特别是男性认为打老婆是自家的事,别人管不到,受害妇女因心里软弱、精神依赖或害怕报复,不愿、不敢投诉求助,甚至一些村委会等基层组织,一味地强调家庭暴力与社会暴力的不同,采取调解的方式取代法律法规早已明文规定的治安或刑事处罚,在无形中也助长了施暴者的暴力行为。如尖山区法院审理的原告杨某(男方)诉被告王某离婚纠纷一案,就是双方平时因一些家庭琐事发生争吵后,男方杨某总是要动动手才肯罢休,而女方王某为了顾全家庭只是一而再地忍气吞声。这样久而久之,彼此都感觉到之间有了距离。加上这次又因一点小事而发生争执,最终导致杨某大动干戈,将王某鼻梁打断后,却“恶人先告状”,到法院起诉,要求与王某离婚。
(三)包办婚姻、干涉婚姻现象的存在,也为家庭稳定埋下隐患。
随着大量农民外出务工热潮的掀起,一些世世代代生活在偏僻农村的女孩早已跃跃欲试,想走出家门,离开生她养她的那片黄土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与幸福。这给留在家里守护家业的男青年的婚姻问题带来了更多困难。他们难得找到如意伴侣,而按农村风俗,娶一个媳妇到家,少则上万元,多则几万元。这样有些父母为了儿子能够成个家,只有把这个希望寄托在女儿们身上,将女儿托人找个好婆家以便筹措迎取儿媳的礼金,而全然不顾女儿的感情基础及日后的幸福。有个别的女孩子为此便一走了之,而有些乖乖女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为了家族能后来有继,也暂且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当然也有一些日后的家庭生活还是比较幸福的;有些则变相地借婚姻索取财物,这样就为日后的家庭纠纷埋下了隐患。如饶河县某村李某(女方)诉陈某离婚纠纷一案,就是其父母为了偿还娶儿媳妇的债,而将女儿托人找了一个家庭条件较好的婆家,按照风俗经过认亲、定亲、取亲,一次次礼金如数到位后总算结了婚。可就在结婚的当天晚上,女方一走了之,下落不明。两年后男方等到的是一纸离婚诉状。
(四)婚前同居关系的存在,也是离婚案件多发的原因之一。
同居关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由来已久,调查发现在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同居关系所占的比例较小,但其对家庭乃至于社会稳定的影响仍不容忽视。对本着“好则合,不好则散”想法的同居者们,在同居期间一般不会生孩子,因为这一方面将面临着要涉及到生育指标,小孩子的户口、上学等一系列困难;另一方面是双方关系恶化后,即可潇洒地分道扬镳。不过这类案件存在使弱势一方的利益无法得到保护的问题。如有的女同志在同居期间不小心怀了小孩,只得去医院做人流,有的甚至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做人流,使自己的身体遭受到了莫大的摧残,然而在双方分手之际,却无法得到男方的救济和补偿。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因解除同居关系诉至法院的,人民法院不经调解一律判决解除同居关系。这就对那些一旦在同居期间结出了“果实”的女同志的权益难以全面保护,女方与未成年的子女往往是悲剧的主角。尽管法律有明文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但在现实生活以至审判实践中,真正要让非婚生子女享受同等权利是很难的,仅以孩子的抚养费为例,有的男方是孤身寡人一个,没有一次性履行的能力,判决后为躲避给付义务下落不明,使孩子的抚养费无法执行到位。
(五)封建思想、守旧观念的残余,使大量美满、和谐家庭面临崩溃。
虽然全社会都在呼吁男女平等,而且相当一部分法律对此也作了明确规定,现实中更是存在男女比例失调,使一大部分男性找不到伴侣,但仍在一少部分人的思想意识中,重男轻女的封建、守旧思想严重。在部分家庭中,妻子(儿媳)因生女孩而遭遇冷落现象时有发生。更为严重的是有的男同志,为了能延续“香火”,一味地顺从于父母,不得已走上离婚之路。
三、婚姻家庭、继承案件中妇女维权工作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虽然法院一直以来十分重视在婚姻家庭和继承案件中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但由于历史及其他客观原因,妇女维权工作仍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新形势下司法能力建设有待加强。当前涉及保障妇女儿童权利的新类型案件层出不穷,如夫妻财产约定制、借腹生子、人工授精等社会现象越来越依赖于司法手段而不是道德手段的介入来加以调整和规范,随着区域经济的迅速发展,因上述冲击而引发的社会纠纷数量的增长尤其明显。如某地法院曾受理的一起变性人离婚纠纷案件,该案一方当事人作了变性手术后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婚姻关系,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白某性别的不同看法及在法律文书上的不同表述,就出现过与现行法律、伦理相冲突的问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有较多问题难于准确把握。由此可见,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对法院、法官的要求更高了,法官在案件审理中不能被诸多旧体制时代所积累下来的审判定例、审判原则和审判思维所限制,而是要不断开拓进取,积极应对上述传统婚姻家庭关系在新的社会环境下所产生的新变化。
(二)男女平等问题。法律上的男女平等到现实中的男女平等,妇女的经济地位、政治权利、教育机会、发展环境和法律保护等合法权益的实现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历史进程,受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制约,以及几千年封建意识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加上妇女自身素质及旧价值观的影响,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仍然存在。城郊结合部和外来务工人员中妇女儿童自我保护和自我防范意识较差,法制观念相对薄弱。
(三)女职工保护问题。非公有制企业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较薄弱,女工组织作用发挥不到位,女职工“四期”保护不落实,劳动用工不规范,劳动合同中没有女职工劳动保护条款或合同流于形式,任意加班加点、不按规定支付加班工资及使用童工等现象仍然存在。《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落实较难,劳动力市场歧视妇女的现象时有发生,下岗女职工再就业困难。
(四)婚内妇女合法权益被侵害,而离婚却难索赔的问题。根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规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不起诉离婚而单独依据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不予受理。”这就是说,如果女方在双方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提离婚诉讼请求,单独起诉损害赔偿请求的不符合起诉条件。我们知道,家庭暴力是危及妇女婚姻家庭权益的主要问题。婚外恋、包二奶、第三者插足是引发夫妻矛盾、导致家庭暴力的主要原因。拐卖妇女儿童、强奸、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活动屡打不绝,屡禁不止;因家庭暴力引发的离婚案件仍占一定的比例,妇女儿童在离婚案件中仍处于弱势。
四、在审理婚姻家庭和继承案件中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建议
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看似小事,涉及的人不多,涉及的标的不大,牵涉面不广,但如果处理不当,就可能使矛盾激化,引发恶性事件,甚至发生重大刑事案件。同时给未成年子女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甚至走上犯罪道路。所以人民法院一定要慎重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具体应做到:
(一)积极与职能部门密切联系,相互协调配合,充分发挥组织优势。
通过不断健全维权工作机制,加强工作协调,完善妇联、共青团等组织部门人民陪审员制度,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在具体工作中,办案法官需提供一切方便让陪审员充分了解案情,同时列出案件所涉及的法律、法规条文,帮助陪审员熟悉相关法律条文,使陪审员与审判员共同审理,共同分析案情,共同研究处理意见,避免陪而不审和合而不议的现象。这样便于在审判中可充分发挥工、青、妇等部门干部的工作经验特长,做好对当事人的教育帮助,说服引导工作,将法院的司法优势与妇联等部门工作特点有机结合起来,实现法院严肃的审判工作与妇联等部门细致的群众工作的优势互补。既通过公开审判强化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也便于对婚姻家庭纠纷进行法律咨询,法制宣传教育,引导诉讼和诉讼调解。使这类案件在情、理、法共同作用下得以化解,避免因矛盾冲突激化引起的恶性案件的发生。同时,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法院审判力量的不足,充实法院的审判力量。这些组织人员通过参与审判,亲眼所见,亲身体会,她们便会对法院的工作作出较为客观真实的评价,就能更好地宣传法院工作,提升法院在群众中的形象。
(二)立足家庭,加强领导与监督,为妇女婚姻家庭权益的实现营造良好的环境。
新世纪新阶段维权工作既有良好的机遇,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做好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工作,需要党委、政府重视,并加强领导;人大加强监督;政协积极关心督促,全社会广泛参与和支持。在审判实践中,对通过基层组织处理过的案件或先向有关部门反映后再诉讼的案件,应邀请有关部门相关人员旁听,执行过程中邀请他们参与督促,这样可加强各级组织部门对法律法规的知晓和宣传,提高全社会的法律意识。使公众都能知法、守法、用法,懂得建立科学、文明、和睦、稳定的现代化婚姻家庭关系,是保障妇女的婚姻家庭权利、维护家庭稳定,促进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础。加大教育与宣传,加强对家庭成员的社会主义法制与道德教育,全面提高家庭成员的法律意识和现代婚姻家庭观念。为维护妇女、儿童在婚姻家庭中的权益的实现,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三)严格执法,热情服务,在审判实践中坚持依法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人民法院审理婚姻家庭和继承纠纷案件,必须时刻不忘“耐心”二字。即一要耐心听诉,让当事人把心中的怨言诉个痛快;二要耐心疏导,对怀有不满情绪的当事人,于理于法耐心解释、引导,有针对性地做思想工作,逐步缓解矛盾,力争使面临崩溃的家庭恢复昔日的平静。同时,还要在以下几类案件中把握处理的原则:
1、在继承、劳务合同纠纷案件的审理中,坚持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原则。在处理继承案件时,要特别注意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坚决打击借口给孩子抚养费而变相阻挠“寡妇带产再嫁”的问题。在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时,对涉及职工录用、晋级、晋职、职称评定等方面问题,要坚持男女平等原则,不得歧视女工;对于以妇女结婚、怀孕、产假、哺乳等为由辞退女职工或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法院要不予支持,切实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
2、正确处理好离婚案件中的侵权赔偿及妇女离婚后相关权益的保护问题。要充分重视妇女的合法意愿,重视女方对婚姻家庭的态度,并在抚养孩子、分割房产时依法对妇女给予关照,对有过错的男方依法进行严肃处理。近几年来,在离婚案件中,因“包二奶”、第三者插足或家庭暴力而导致家庭关系破裂、离婚案件增多。从当前离婚诉讼的司法实践看,有些当事人,特别是女方附带提出了人身权、财产权的侵权赔偿请求。夫妻之间的侵权行为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但受害方多为妇女。在具体处理这类案件时,要严格适用民法中有关侵权责任的规定,凡是妇女的权利受到侵害向法院起诉的,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都要充分给予合法保护。
3、以调解促审判,帮助妇女儿童实现健康的家庭生活氛围。
在妇女儿童维权案件中,往往交织着亲情和家庭关系的问题,赢了官司输了亲情的现象并不鲜见,为了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大力革新案件审理思路,改进审判方式,在婚姻家庭案件的审理上,要“调主审辅相结合”,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即以妇女儿童权益保障为主线,以严格的法律适用为前提,以庭前、庭后的细致调解为主要手段,以案结事了、息讼服判为宗旨,大力推行涉及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案件“庭前了解情况、庭中细致调解、庭后续做工作”的审理新模式。
4、充分发挥法医鉴定的证明力作用,有效地保护妇女儿童的人身权不受侵害。 近年来,家庭暴力案件有上升趋势,这不仅影响家庭和睦,影响社会稳定,而且直接侵犯了妇女的人身权。由于家庭暴力具有隐匿性和复杂性的特点,夫妻间的侵权行为具有特殊性,有些妇女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忍气吞声,使侵权行为不易暴露。另外,夫妻间的侵权行为具有连续性、继发性,受害人多为软组织损伤,这类损伤愈合快,过后不留痕迹,从而导致留取证据难,法院处理难。对此,法院要与妇联加强信息沟通,及时为来访的家庭暴力受害者进行伤情鉴定,为案件的处理提供证据,使违法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5、畅通司法救济渠道,先予执行解弱势母女急难。法院要积极落实司法救助制度,对妇女儿童弱势群体提供无偿法律援助,开通弱势群体“绿色通道”,对“城市低保”人员和农村“五保户”免收诉讼费,保障困难的群众打得起官司。对确有困难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当事人,原告因治疗花费巨额医疗费导致生活困难的,要启动先予执行程序,在案件没有最后宣判前由被告先垫付部分医疗费,以解原告燃眉之急。
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调查
 
 
提供日期: 2009-5-19
作者:
信息来源:
 
加载者:zgsysfl
审核:
字体大小[ ]
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
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调查
双鸭山市妇联    赵云英
 
近年来,婚姻家庭纠纷、继承案件逐年增多,依法审理好这类案件,对于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稳定有着重要作用。本文通过分析我市两级法院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有关情况、离婚案件居高不下的原因、妇女维权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而指出人民法院在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要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保护妇女合法权益。
一、我市两级法院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基本情况
2007年至2009年四月份,我市两级法院共受理一、二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14072件(含旧存5件),结案13873件。其中,离婚纠纷受案12192件,占86.6%;婚姻无效类案件230件,占1.6%;抚养、扶养和赡养类案件1244件,占8.8%;涉及财产纠纷案件84件,占0.6%;继承案件133件,占0.9%;其他纠纷189件,占1.3%。在结案方式中,判决结案的有2377件,调解结案的有7671件,当事人撤诉或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等结案的3895件。
二、离婚纠纷案件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
通过上面数字我们不难看出,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离婚案件还是占据着绝大的比例。而这正是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究其原因不外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量农民外出务工,是导致农村家庭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村剩余劳动力不断增多,越来越多的农民外出务工,已成为我国现阶段一大社会问题。这股外出务工大潮的掀起,直接冲击着农村家庭的和谐和稳定,是当前导致农村家庭矛盾纠纷的主要因素。仅今年上半年,全市一、二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1180件中,离婚案件就达1040件,占88.1%,还略高于五年来的平均数。尤其是在已审结的离婚案件当中,因长期外出务工而导致一方或双方有第三者插足引起感情不和的离婚案件占50%。由于第三者的插足行为,引起的后果极为严重,不仅使大批幸福家庭拆散而遭到不幸,也使这些家庭的未成年子女生活陷入困境,而且给他们的心灵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精神创伤。同时,第三者插足给社会也增加了不安定因素,有的甚至因矛盾激化,酿成刑事案件,危害很大。 
(二)家庭暴力是导致离婚纠纷的原因之一。
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婚姻家庭权益,这是我国宪法赋予广大妇女的根本权利之一。但是受几千年的封建传统家庭伦理道德观念的影响,还有相当一部分群众乃至国家干部仍然认为家庭暴力是家务事。对家庭暴力的性质和危害性认识不够,对家庭暴力的发生采取回避、漠视的态度;施暴者特别是男性认为打老婆是自家的事,别人管不到,受害妇女因心里软弱、精神依赖或害怕报复,不愿、不敢投诉求助,甚至一些村委会等基层组织,一味地强调家庭暴力与社会暴力的不同,采取调解的方式取代法律法规早已明文规定的治安或刑事处罚,在无形中也助长了施暴者的暴力行为。如尖山区法院审理的原告杨某(男方)诉被告王某离婚纠纷一案,就是双方平时因一些家庭琐事发生争吵后,男方杨某总是要动动手才肯罢休,而女方王某为了顾全家庭只是一而再地忍气吞声。这样久而久之,彼此都感觉到之间有了距离。加上这次又因一点小事而发生争执,最终导致杨某大动干戈,将王某鼻梁打断后,却“恶人先告状”,到法院起诉,要求与王某离婚。
(三)包办婚姻、干涉婚姻现象的存在,也为家庭稳定埋下隐患。
随着大量农民外出务工热潮的掀起,一些世世代代生活在偏僻农村的女孩早已跃跃欲试,想走出家门,离开生她养她的那片黄土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与幸福。这给留在家里守护家业的男青年的婚姻问题带来了更多困难。他们难得找到如意伴侣,而按农村风俗,娶一个媳妇到家,少则上万元,多则几万元。这样有些父母为了儿子能够成个家,只有把这个希望寄托在女儿们身上,将女儿托人找个好婆家以便筹措迎取儿媳的礼金,而全然不顾女儿的感情基础及日后的幸福。有个别的女孩子为此便一走了之,而有些乖乖女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为了家族能后来有继,也暂且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当然也有一些日后的家庭生活还是比较幸福的;有些则变相地借婚姻索取财物,这样就为日后的家庭纠纷埋下了隐患。如饶河县某村李某(女方)诉陈某离婚纠纷一案,就是其父母为了偿还娶儿媳妇的债,而将女儿托人找了一个家庭条件较好的婆家,按照风俗经过认亲、定亲、取亲,一次次礼金如数到位后总算结了婚。可就在结婚的当天晚上,女方一走了之,下落不明。两年后男方等到的是一纸离婚诉状。
(四)婚前同居关系的存在,也是离婚案件多发的原因之一。
同居关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由来已久,调查发现在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同居关系所占的比例较小,但其对家庭乃至于社会稳定的影响仍不容忽视。对本着“好则合,不好则散”想法的同居者们,在同居期间一般不会生孩子,因为这一方面将面临着要涉及到生育指标,小孩子的户口、上学等一系列困难;另一方面是双方关系恶化后,即可潇洒地分道扬镳。不过这类案件存在使弱势一方的利益无法得到保护的问题。如有的女同志在同居期间不小心怀了小孩,只得去医院做人流,有的甚至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做人流,使自己的身体遭受到了莫大的摧残,然而在双方分手之际,却无法得到男方的救济和补偿。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因解除同居关系诉至法院的,人民法院不经调解一律判决解除同居关系。这就对那些一旦在同居期间结出了“果实”的女同志的权益难以全面保护,女方与未成年的子女往往是悲剧的主角。尽管法律有明文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但在现实生活以至审判实践中,真正要让非婚生子女享受同等权利是很难的,仅以孩子的抚养费为例,有的男方是孤身寡人一个,没有一次性履行的能力,判决后为躲避给付义务下落不明,使孩子的抚养费无法执行到位。
(五)封建思想、守旧观念的残余,使大量美满、和谐家庭面临崩溃。
虽然全社会都在呼吁男女平等,而且相当一部分法律对此也作了明确规定,现实中更是存在男女比例失调,使一大部分男性找不到伴侣,但仍在一少部分人的思想意识中,重男轻女的封建、守旧思想严重。在部分家庭中,妻子(儿媳)因生女孩而遭遇冷落现象时有发生。更为严重的是有的男同志,为了能延续“香火”,一味地顺从于父母,不得已走上离婚之路。
三、婚姻家庭、继承案件中妇女维权工作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虽然法院一直以来十分重视在婚姻家庭和继承案件中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但由于历史及其他客观原因,妇女维权工作仍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新形势下司法能力建设有待加强。当前涉及保障妇女儿童权利的新类型案件层出不穷,如夫妻财产约定制、借腹生子、人工授精等社会现象越来越依赖于司法手段而不是道德手段的介入来加以调整和规范,随着区域经济的迅速发展,因上述冲击而引发的社会纠纷数量的增长尤其明显。如某地法院曾受理的一起变性人离婚纠纷案件,该案一方当事人作了变性手术后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婚姻关系,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白某性别的不同看法及在法律文书上的不同表述,就出现过与现行法律、伦理相冲突的问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有较多问题难于准确把握。由此可见,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对法院、法官的要求更高了,法官在案件审理中不能被诸多旧体制时代所积累下来的审判定例、审判原则和审判思维所限制,而是要不断开拓进取,积极应对上述传统婚姻家庭关系在新的社会环境下所产生的新变化。
(二)男女平等问题。法律上的男女平等到现实中的男女平等,妇女的经济地位、政治权利、教育机会、发展环境和法律保护等合法权益的实现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历史进程,受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制约,以及几千年封建意识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加上妇女自身素质及旧价值观的影响,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仍然存在。城郊结合部和外来务工人员中妇女儿童自我保护和自我防范意识较差,法制观念相对薄弱。
(三)女职工保护问题。非公有制企业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较薄弱,女工组织作用发挥不到位,女职工“四期”保护不落实,劳动用工不规范,劳动合同中没有女职工劳动保护条款或合同流于形式,任意加班加点、不按规定支付加班工资及使用童工等现象仍然存在。《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落实较难,劳动力市场歧视妇女的现象时有发生,下岗女职工再就业困难。
(四)婚内妇女合法权益被侵害,而离婚却难索赔的问题。根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规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不起诉离婚而单独依据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不予受理。”这就是说,如果女方在双方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提离婚诉讼请求,单独起诉损害赔偿请求的不符合起诉条件。我们知道,家庭暴力是危及妇女婚姻家庭权益的主要问题。婚外恋、包二奶、第三者插足是引发夫妻矛盾、导致家庭暴力的主要原因。拐卖妇女儿童、强奸、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活动屡打不绝,屡禁不止;因家庭暴力引发的离婚案件仍占一定的比例,妇女儿童在离婚案件中仍处于弱势。
四、在审理婚姻家庭和继承案件中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建议
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看似小事,涉及的人不多,涉及的标的不大,牵涉面不广,但如果处理不当,就可能使矛盾激化,引发恶性事件,甚至发生重大刑事案件。同时给未成年子女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甚至走上犯罪道路。所以人民法院一定要慎重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具体应做到:
(一)积极与职能部门密切联系,相互协调配合,充分发挥组织优势。
通过不断健全维权工作机制,加强工作协调,完善妇联、共青团等组织部门人民陪审员制度,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在具体工作中,办案法官需提供一切方便让陪审员充分了解案情,同时列出案件所涉及的法律、法规条文,帮助陪审员熟悉相关法律条文,使陪审员与审判员共同审理,共同分析案情,共同研究处理意见,避免陪而不审和合而不议的现象。这样便于在审判中可充分发挥工、青、妇等部门干部的工作经验特长,做好对当事人的教育帮助,说服引导工作,将法院的司法优势与妇联等部门工作特点有机结合起来,实现法院严肃的审判工作与妇联等部门细致的群众工作的优势互补。既通过公开审判强化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也便于对婚姻家庭纠纷进行法律咨询,法制宣传教育,引导诉讼和诉讼调解。使这类案件在情、理、法共同作用下得以化解,避免因矛盾冲突激化引起的恶性案件的发生。同时,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法院审判力量的不足,充实法院的审判力量。这些组织人员通过参与审判,亲眼所见,亲身体会,她们便会对法院的工作作出较为客观真实的评价,就能更好地宣传法院工作,提升法院在群众中的形象。
(二)立足家庭,加强领导与监督,为妇女婚姻家庭权益的实现营造良好的环境。
新世纪新阶段维权工作既有良好的机遇,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做好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工作,需要党委、政府重视,并加强领导;人大加强监督;政协积极关心督促,全社会广泛参与和支持。在审判实践中,对通过基层组织处理过的案件或先向有关部门反映后再诉讼的案件,应邀请有关部门相关人员旁听,执行过程中邀请他们参与督促,这样可加强各级组织部门对法律法规的知晓和宣传,提高全社会的法律意识。使公众都能知法、守法、用法,懂得建立科学、文明、和睦、稳定的现代化婚姻家庭关系,是保障妇女的婚姻家庭权利、维护家庭稳定,促进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础。加大教育与宣传,加强对家庭成员的社会主义法制与道德教育,全面提高家庭成员的法律意识和现代婚姻家庭观念。为维护妇女、儿童在婚姻家庭中的权益的实现,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三)严格执法,热情服务,在审判实践中坚持依法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人民法院审理婚姻家庭和继承纠纷案件,必须时刻不忘“耐心”二字。即一要耐心听诉,让当事人把心中的怨言诉个痛快;二要耐心疏导,对怀有不满情绪的当事人,于理于法耐心解释、引导,有针对性地做思想工作,逐步缓解矛盾,力争使面临崩溃的家庭恢复昔日的平静。同时,还要在以下几类案件中把握处理的原则:
1、在继承、劳务合同纠纷案件的审理中,坚持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原则。在处理继承案件时,要特别注意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坚决打击借口给孩子抚养费而变相阻挠“寡妇带产再嫁”的问题。在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时,对涉及职工录用、晋级、晋职、职称评定等方面问题,要坚持男女平等原则,不得歧视女工;对于以妇女结婚、怀孕、产假、哺乳等为由辞退女职工或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法院要不予支持,切实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
2、正确处理好离婚案件中的侵权赔偿及妇女离婚后相关权益的保护问题。要充分重视妇女的合法意愿,重视女方对婚姻家庭的态度,并在抚养孩子、分割房产时依法对妇女给予关照,对有过错的男方依法进行严肃处理。近几年来,在离婚案件中,因“包二奶”、第三者插足或家庭暴力而导致家庭关系破裂、离婚案件增多。从当前离婚诉讼的司法实践看,有些当事人,特别是女方附带提出了人身权、财产权的侵权赔偿请求。夫妻之间的侵权行为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但受害方多为妇女。在具体处理这类案件时,要严格适用民法中有关侵权责任的规定,凡是妇女的权利受到侵害向法院起诉的,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都要充分给予合法保护。
3、以调解促审判,帮助妇女儿童实现健康的家庭生活氛围。
在妇女儿童维权案件中,往往交织着亲情和家庭关系的问题,赢了官司输了亲情的现象并不鲜见,为了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大力革新案件审理思路,改进审判方式,在婚姻家庭案件的审理上,要“调主审辅相结合”,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即以妇女儿童权益保障为主线,以严格的法律适用为前提,以庭前、庭后的细致调解为主要手段,以案结事了、息讼服判为宗旨,大力推行涉及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案件“庭前了解情况、庭中细致调解、庭后续做工作”的审理新模式。
4、充分发挥法医鉴定的证明力作用,有效地保护妇女儿童的人身权不受侵害。 近年来,家庭暴力案件有上升趋势,这不仅影响家庭和睦,影响社会稳定,而且直接侵犯了妇女的人身权。由于家庭暴力具有隐匿性和复杂性的特点,夫妻间的侵权行为具有特殊性,有些妇女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忍气吞声,使侵权行为不易暴露。另外,夫妻间的侵权行为具有连续性、继发性,受害人多为软组织损伤,这类损伤愈合快,过后不留痕迹,从而导致留取证据难,法院处理难。对此,法院要与妇联加强信息沟通,及时为来访的家庭暴力受害者进行伤情鉴定,为案件的处理提供证据,使违法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5、畅通司法救济渠道,先予执行解弱势母女急难。法院要积极落实司法救助制度,对妇女儿童弱势群体提供无偿法律援助,开通弱势群体“绿色通道”,对“城市低保”人员和农村“五保户”免收诉讼费,保障困难的群众打得起官司。对确有困难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当事人,原告因治疗花费巨额医疗费导致生活困难的,要启动先予执行程序,在案件没有最后宣判前由被告先垫付部分医疗费,以解原告燃眉之急。
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调查
 
 
提供日期: 2009-5-19
作者:
信息来源:
 
加载者:zgsysfl
审核:
字体大小[ ]
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
如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调查
双鸭山市妇联    赵云英
 
近年来,婚姻家庭纠纷、继承案件逐年增多,依法审理好这类案件,对于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稳定有着重要作用。本文通过分析我市两级法院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有关情况、离婚案件居高不下的原因、妇女维权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而指出人民法院在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要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保护妇女合法权益。
一、我市两级法院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基本情况
2007年至2009年四月份,我市两级法院共受理一、二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14072件(含旧存5件),结案13873件。其中,离婚纠纷受案12192件,占86.6%;婚姻无效类案件230件,占1.6%;抚养、扶养和赡养类案件1244件,占8.8%;涉及财产纠纷案件84件,占0.6%;继承案件133件,占0.9%;其他纠纷189件,占1.3%。在结案方式中,判决结案的有2377件,调解结案的有7671件,当事人撤诉或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等结案的3895件。
二、离婚纠纷案件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
通过上面数字我们不难看出,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中,离婚案件还是占据着绝大的比例。而这正是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究其原因不外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量农民外出务工,是导致农村家庭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村剩余劳动力不断增多,越来越多的农民外出务工,已成为我国现阶段一大社会问题。这股外出务工大潮的掀起,直接冲击着农村家庭的和谐和稳定,是当前导致农村家庭矛盾纠纷的主要因素。仅今年上半年,全市一、二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1180件中,离婚案件就达1040件,占88.1%,还略高于五年来的平均数。尤其是在已审结的离婚案件当中,因长期外出务工而导致一方或双方有第三者插足引起感情不和的离婚案件占50%。由于第三者的插足行为,引起的后果极为严重,不仅使大批幸福家庭拆散而遭到不幸,也使这些家庭的未成年子女生活陷入困境,而且给他们的心灵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精神创伤。同时,第三者插足给社会也增加了不安定因素,有的甚至因矛盾激化,酿成刑事案件,危害很大。 
(二)家庭暴力是导致离婚纠纷的原因之一。
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婚姻家庭权益,这是我国宪法赋予广大妇女的根本权利之一。但是受几千年的封建传统家庭伦理道德观念的影响,还有相当一部分群众乃至国家干部仍然认为家庭暴力是家务事。对家庭暴力的性质和危害性认识不够,对家庭暴力的发生采取回避、漠视的态度;施暴者特别是男性认为打老婆是自家的事,别人管不到,受害妇女因心里软弱、精神依赖或害怕报复,不愿、不敢投诉求助,甚至一些村委会等基层组织,一味地强调家庭暴力与社会暴力的不同,采取调解的方式取代法律法规早已明文规定的治安或刑事处罚,在无形中也助长了施暴者的暴力行为。如尖山区法院审理的原告杨某(男方)诉被告王某离婚纠纷一案,就是双方平时因一些家庭琐事发生争吵后,男方杨某总是要动动手才肯罢休,而女方王某为了顾全家庭只是一而再地忍气吞声。这样久而久之,彼此都感觉到之间有了距离。加上这次又因一点小事而发生争执,最终导致杨某大动干戈,将王某鼻梁打断后,却“恶人先告状”,到法院起诉,要求与王某离婚。
(三)包办婚姻、干涉婚姻现象的存在,也为家庭稳定埋下隐患。
随着大量农民外出务工热潮的掀起,一些世世代代生活在偏僻农村的女孩早已跃跃欲试,想走出家门,离开生她养她的那片黄土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与幸福。这给留在家里守护家业的男青年的婚姻问题带来了更多困难。他们难得找到如意伴侣,而按农村风俗,娶一个媳妇到家,少则上万元,多则几万元。这样有些父母为了儿子能够成个家,只有把这个希望寄托在女儿们身上,将女儿托人找个好婆家以便筹措迎取儿媳的礼金,而全然不顾女儿的感情基础及日后的幸福。有个别的女孩子为此便一走了之,而有些乖乖女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为了家族能后来有继,也暂且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当然也有一些日后的家庭生活还是比较幸福的;有些则变相地借婚姻索取财物,这样就为日后的家庭纠纷埋下了隐患。如饶河县某村李某(女方)诉陈某离婚纠纷一案,就是其父母为了偿还娶儿媳妇的债,而将女儿托人找了一个家庭条件较好的婆家,按照风俗经过认亲、定亲、取亲,一次次礼金如数到位后总算结了婚。可就在结婚的当天晚上,女方一走了之,下落不明。两年后男方等到的是一纸离婚诉状。
(四)婚前同居关系的存在,也是离婚案件多发的原因之一。
同居关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由来已久,调查发现在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同居关系所占的比例较小,但其对家庭乃至于社会稳定的影响仍不容忽视。对本着“好则合,不好则散”想法的同居者们,在同居期间一般不会生孩子,因为这一方面将面临着要涉及到生育指标,小孩子的户口、上学等一系列困难;另一方面是双方关系恶化后,即可潇洒地分道扬镳。不过这类案件存在使弱势一方的利益无法得到保护的问题。如有的女同志在同居期间不小心怀了小孩,只得去医院做人流,有的甚至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做人流,使自己的身体遭受到了莫大的摧残,然而在双方分手之际,却无法得到男方的救济和补偿。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因解除同居关系诉至法院的,人民法院不经调解一律判决解除同居关系。这就对那些一旦在同居期间结出了“果实”的女同志的权益难以全面保护,女方与未成年的子女往往是悲剧的主角。尽管法律有明文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但在现实生活以至审判实践中,真正要让非婚生子女享受同等权利是很难的,仅以孩子的抚养费为例,有的男方是孤身寡人一个,没有一次性履行的能力,判决后为躲避给付义务下落不明,使孩子的抚养费无法执行到位。
(五)封建思想、守旧观念的残余,使大量美满、和谐家庭面临崩溃。
虽然全社会都在呼吁男女平等,而且相当一部分法律对此也作了明确规定,现实中更是存在男女比例失调,使一大部分男性找不到伴侣,但仍在一少部分人的思想意识中,重男轻女的封建、守旧思想严重。在部分家庭中,妻子(儿媳)因生女孩而遭遇冷落现象时有发生。更为严重的是有的男同志,为了能延续“香火”,一味地顺从于父母,不得已走上离婚之路。
三、婚姻家庭、继承案件中妇女维权工作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虽然法院一直以来十分重视在婚姻家庭和继承案件中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但由于历史及其他客观原因,妇女维权工作仍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新形势下司法能力建设有待加强。当前涉及保障妇女儿童权利的新类型案件层出不穷,如夫妻财产约定制、借腹生子、人工授精等社会现象越来越依赖于司法手段而不是道德手段的介入来加以调整和规范,随着区域经济的迅速发展,因上述冲击而引发的社会纠纷数量的增长尤其明显。如某地法院曾受理的一起变性人离婚纠纷案件,该案一方当事人作了变性手术后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婚姻关系,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白某性别的不同看法及在法律文书上的不同表述,就出现过与现行法律、伦理相冲突的问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有较多问题难于准确把握。由此可见,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对法院、法官的要求更高了,法官在案件审理中不能被诸多旧体制时代所积累下来的审判定例、审判原则和审判思维所限制,而是要不断开拓进取,积极应对上述传统婚姻家庭关系在新的社会环境下所产生的新变化。
(二)男女平等问题。法律上的男女平等到现实中的男女平等,妇女的经济地位、政治权利、教育机会、发展环境和法律保护等合法权益的实现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历史进程,受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制约,以及几千年封建意识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加上妇女自身素质及旧价值观的影响,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仍然存在。城郊结合部和外来务工人员中妇女儿童自我保护和自我防范意识较差,法制观念相对薄弱。
(三)女职工保护问题。非公有制企业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较薄弱,女工组织作用发挥不到位,女职工“四期”保护不落实,劳动用工不规范,劳动合同中没有女职工劳动保护条款或合同流于形式,任意加班加点、不按规定支付加班工资及使用童工等现象仍然存在。《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落实较难,劳动力市场歧视妇女的现象时有发生,下岗女职工再就业困难。
(四)婚内妇女合法权益被侵害,而离婚却难索赔的问题。根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规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不起诉离婚而单独依据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不予受理。”这就是说,如果女方在双方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提离婚诉讼请求,单独起诉损害赔偿请求的不符合起诉条件。我们知道,家庭暴力是危及妇女婚姻家庭权益的主要问题。婚外恋、包二奶、第三者插足是引发夫妻矛盾、导致家庭暴力的主要原因。拐卖妇女儿童、强奸、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活动屡打不绝,屡禁不止;因家庭暴力引发的离婚案件仍占一定的比例,妇女儿童在离婚案件中仍处于弱势。
四、在审理婚姻家庭和继承案件中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建议
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看似小事,涉及的人不多,涉及的标的不大,牵涉面不广,但如果处理不当,就可能使矛盾激化,引发恶性事件,甚至发生重大刑事案件。同时给未成年子女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甚至走上犯罪道路。所以人民法院一定要慎重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具体应做到:
(一)积极与职能部门密切联系,相互协调配合,充分发挥组织优势。
通过不断健全维权工作机制,加强工作协调,完善妇联、共青团等组织部门人民陪审员制度,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在具体工作中,办案法官需提供一切方便让陪审员充分了解案情,同时列出案件所涉及的法律、法规条文,帮助陪审员熟悉相关法律条文,使陪审员与审判员共同审理,共同分析案情,共同研究处理意见,避免陪而不审和合而不议的现象。这样便于在审判中可充分发挥工、青、妇等部门干部的工作经验特长,做好对当事人的教育帮助,说服引导工作,将法院的司法优势与妇联等部门工作特点有机结合起来,实现法院严肃的审判工作与妇联等部门细致的群众工作的优势互补。既通过公开审判强化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也便于对婚姻家庭纠纷进行法律咨询,法制宣传教育,引导诉讼和诉讼调解。使这类案件在情、理、法共同作用下得以化解,避免因矛盾冲突激化引起的恶性案件的发生。同时,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法院审判力量的不足,充实法院的审判力量。这些组织人员通过参与审判,亲眼所见,亲身体会,她们便会对法院的工作作出较为客观真实的评价,就能更好地宣传法院工作,提升法院在群众中的形象。
(二)立足家庭,加强领导与监督,为妇女婚姻家庭权益的实现营造良好的环境。
新世纪新阶段维权工作既有良好的机遇,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做好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工作,需要党委、政府重视,并加强领导;人大加强监督;政协积极关心督促,全社会广泛参与和支持。在审判实践中,对通过基层组织处理过的案件或先向有关部门反映后再诉讼的案件,应邀请有关部门相关人员旁听,执行过程中邀请他们参与督促,这样可加强各级组织部门对法律法规的知晓和宣传,提高全社会的法律意识。使公众都能知法、守法、用法,懂得建立科学、文明、和睦、稳定的现代化婚姻家庭关系,是保障妇女的婚姻家庭权利、维护家庭稳定,促进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础。加大教育与宣传,加强对家庭成员的社会主义法制与道德教育,全面提高家庭成员的法律意识和现代婚姻家庭观念。为维护妇女、儿童在婚姻家庭中的权益的实现,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三)严格执法,热情服务,在审判实践中坚持依法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人民法院审理婚姻家庭和继承纠纷案件,必须时刻不忘“耐心”二字。即一要耐心听诉,让当事人把心中的怨言诉个痛快;二要耐心疏导,对怀有不满情绪的当事人,于理于法耐心解释、引导,有针对性地做思想工作,逐步缓解矛盾,力争使面临崩溃的家庭恢复昔日的平静。同时,还要在以下几类案件中把握处理的原则:
1、在继承、劳务合同纠纷案件的审理中,坚持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原则。在处理继承案件时,要特别注意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坚决打击借口给孩子抚养费而变相阻挠“寡妇带产再嫁”的问题。在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时,对涉及职工录用、晋级、晋职、职称评定等方面问题,要坚持男女平等原则,不得歧视女工;对于以妇女结婚、怀孕、产假、哺乳等为由辞退女职工或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法院要不予支持,切实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
2、正确处理好离婚案件中的侵权赔偿及妇女离婚后相关权益的保护问题。要充分重视妇女的合法意愿,重视女方对婚姻家庭的态度,并在抚养孩子、分割房产时依法对妇女给予关照,对有过错的男方依法进行严肃处理。近几年来,在离婚案件中,因“包二奶”、第三者插足或家庭暴力而导致家庭关系破裂、离婚案件增多。从当前离婚诉讼的司法实践看,有些当事人,特别是女方附带提出了人身权、财产权的侵权赔偿请求。夫妻之间的侵权行为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但受害方多为妇女。在具体处理这类案件时,要严格适用民法中有关侵权责任的规定,凡是妇女的权利受到侵害向法院起诉的,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都要充分给予合法保护。
3、以调解促审判,帮助妇女儿童实现健康的家庭生活氛围。
在妇女儿童维权案件中,往往交织着亲情和家庭关系的问题,赢了官司输了亲情的现象并不鲜见,为了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大力革新案件审理思路,改进审判方式,在婚姻家庭案件的审理上,要“调主审辅相结合”,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即以妇女儿童权益保障为主线,以严格的法律适用为前提,以庭前、庭后的细致调解为主要手段,以案结事了、息讼服判为宗旨,大力推行涉及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案件“庭前了解情况、庭中细致调解、庭后续做工作”的审理新模式。
4、充分发挥法医鉴定的证明力作用,有效地保护妇女儿童的人身权不受侵害。 近年来,家庭暴力案件有上升趋势,这不仅影响家庭和睦,影响社会稳定,而且直接侵犯了妇女的人身权。由于家庭暴力具有隐匿性和复杂性的特点,夫妻间的侵权行为具有特殊性,有些妇女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忍气吞声,使侵权行为不易暴露。另外,夫妻间的侵权行为具有连续性、继发性,受害人多为软组织损伤,这类损伤愈合快,过后不留痕迹,从而导致留取证据难,法院处理难。对此,法院要与妇联加强信息沟通,及时为来访的家庭暴力受害者进行伤情鉴定,为案件的处理提供证据,使违法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5、畅通司法救济渠道,先予执行解弱势母女急难。法院要积极落实司法救助制度,对妇女儿童弱势群体提供无偿法律援助,开通弱势群体“绿色通道”,对“城市低保”人员和农村“五保户”免收诉讼费,保障困难的群众打得起官司。对确有困难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当事人,原告因治疗花费巨额医疗费导致生活困难的,要启动先予执行程序,在案件没有最后宣判前由被告先垫付部分医疗费,以解原告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