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离婚律师网联系方式0755-27786885
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离婚律师网-深圳离婚律师网|深圳离婚律师|深圳婚姻律师|深圳律师咨询 >> 典型案例

法官说法:张某、李某诉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案


时间:2017-09-25 15:2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一条
   
【基本案情】
   
2010年10月5日起,德力西集团有限公司与某政府开始进行关于收购“ST甘化”公司的接洽。张某作为某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企业管理科科长,2011年1月12日参与了“ST甘化”的重组谈判。2011年1月12日至2011年1月13日之间,“林**”账户转入资金395000元并买入“ST甘化”股票共54800股,其中265000元由张某之妻李某账户转入,130000元由张上雄账户转入。
   
2013年9月2日,中国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该告知书中认定:张某自2011年1月12日参与“ST甘化”重组事项,是内幕信息的知情人。李某系张某配偶。张某在2011年1月11日至13日期间多次与配偶李某有通讯联系。因此张某向李某泄露了内幕信息,李某控制的“林**”账户于2011年1月12日至13日买入“ST甘化”股票54800股的行为属于内幕交易。“林**”账户因内幕交易“ST甘化”股票实现收益149624.19元。李某、张某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以及第七十六条之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情形。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之规定,中国证监会拟决定:1、对张某处以10万元罚款;2、没收李某违法所得149624.19元,并处以149624.19元罚款。后中国证监会向张某、李某送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张某、李某表示需要陈述和申辩并要求举行听证会。中国证监会向张某、李某送达了听证通知书,并于2014年2月21日召开听证会。
   
2014年6月9日,中国证监会作出被诉处罚决定,认为:根据在案证据,李某是“林**”账户的实际控制人,其丈夫张某于2011年1月12日参与了“ST甘化”重组谈判,是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某2011年1月11日至13日期间多次向“林**”账户转入现金共计395000元,并买入“ST甘化”54800股,且每次汇款前后都会与张某联系。此间接证据能够证明张某对李某筹集资金一事存在明知;而李某每次汇款后就会买入“ST甘化”。综上,张某、李某为夫妻关系,共同生活,财产共有,筹集资金从事交易“ST甘化”期间通讯联系密切,能够认定张某、李某共同从事内幕交易。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被告决定:没收李某、张某违法所得149624.19元,并处以149624.19元罚款。张某、李某不服该行政处罚决定,遂提起本案诉讼。
   
【审理结果】
   
一中院作出行政判决:确认被告中国证监会于二○一四年六月九日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第一项无效。
   
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根据《证券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被告具有依法对违反证券市场监督管理法律、行政法规的行为进行查处的法定职责。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和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同时,该法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向当事人告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当事人放弃陈述或者申辩权利的除外。本案中,被告在《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认定张某的违法事实是“向李某泄露了内幕信息”,张某亦仅针对告知的该违法事实进行了陈述和申辩。但被告在最终作出的被诉处罚决定中却认定“张某、李某共同从事内幕交易”,该认定与事先告知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均不一致。在此情况下,应当认定被告在作出本案被诉处罚决定之前,未告知原告张某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同时也剥夺了张某进行陈述和申辩的权利,违反了前述《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和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其针对张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依法应予确认无效。
   
【裁判解析】
   
正当程序原则,起源于英国古老的“自然正义”法则。在普通法传统中,自然正义是关于公正行使权力的最低限度的程序要求。正当程序原则核心思想有二,一是避免偏私规则,即任何人不能成为自己案件的法官,行政行为必须由没有利益牵连的人作出;二是公平听证规则,即任何人或团体在行使权力可能使他人受到不利影响时必须听取对方意见,每一个人都有为自己辩护和防卫的权利。其中,后者又包含三项具体内容:一是公民有在合理时间以前得到通知的权利;二是公民有了解行政机关的论点和根据的权利;三是公民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行政处罚是行政机关对相对人作出的典型的不利行为,又因行政处罚权大多属自由裁量范畴,行政机关只要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幅度内作出决定,即可获得实体合法性依据,而该行政处罚决定之公正性却难以得到保障,行政机关可凭其主观意愿、好恶与偏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选择畸重或畸轻的决定内容,于此,行政实体法几乎不能发挥其监控功能,因而,尤应以正当程序原则对行政处罚过程进行规制。对此,《行政处罚法》亦作出着重规定。该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第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所给予的行政处罚,享有陈述权、申辩权;对行政处罚不服的,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第五章专门就行政处罚的程序进行了规定,凡行政机关对相对人施以行政处罚,均应依照法定程序作出。
   
本案中,被告在被诉处罚决定中认定“张某、李某共同从事内幕交易”并据此对张某作出处罚。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被告在作出被诉处罚决定前,以《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形式告知张某,因其“向李某泄露了内幕信息”违反了《证券法》的相关规定,被告拟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张某亦针对此事实进行了陈述和申辩。但,被告并未对其最终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中认定的违法事实“张某、李某共同从事内幕交易”履行告知义务,张某亦未针对此事实提出陈述和申辩,根据《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该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

来源: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http://weibo.com/u/3820915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