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离婚律师网联系方式0755-27786885
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离婚律师网-深圳离婚律师网|深圳离婚律师|深圳婚姻律师|深圳律师咨询 >> 典型案例

申诉人徐杰与被申诉人陈彩芬等民间借贷案(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时间:2017-09-22 15:3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焦点问题】
 
涉案借款是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原审判决书: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2009)甬慈商初字第2797号判决书

再审判决书: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2010)甬慈商再字第19号判决书

2.案由:民间借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申诉人):陈彩芬。

被告(申诉人):徐杰。

被告(被申诉人):陈琴玲。

4.审级:再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原审法院: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成员:审判长范智君、审判员丁乃良、审判员崔志宁。

再审法院: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成员:审判长段金荣、审判员卢静芬、代理审判员杨丹丹

6.审结时间

原审审结时间:2009年11月6日。

再审审结时间:2010年9月21日。

(二)原审情况

1.原审诉辩主张

原告陈彩芬诉称:两被告系夫妻关系。陈琴玲以资金周转为由于2008年8月16日、9月25日分两次向陈彩芬借得人民币共110万元,并由陈琴玲出具借条二份。经陈彩芬多次催讨,徐杰、陈琴玲归还了25万元,其余85万元至今尚未归还。现要求徐杰和陈琴玲即时归还借款85万元。

被告陈琴玲未作答辩。

被告徐杰辩称,其对陈彩芬借钱给陈琴玲不知情,且该借款不是用于夫妻日常生活,因此,不应承担还款责任。

2.原审事实和证据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陈彩芬与陈琴玲系朋友关系。2008年8月16日、9月25日,陈琴玲以资金周转短缺为由分别向陈彩芬借人民币60万元、50万元,共110万元。双方口头约定借款到年底归还。到期后,经陈彩芬催讨,陈琴玲陆续归还了借款本金25万元,余款一直未还。另查明,徐杰与陈琴玲于2000年8月22日登记结婚,2009年6月29日登记离婚。

3.原审判案理由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认为,陈彩芬与陈琴玲的借贷关系成立且有效。陈琴玲向陈彩芬借款后,理应按约归还借款,现借故未还,属违约。徐杰、陈琴玲系夫妻关系,该借款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陈琴玲向陈彩芬所借,故应认定为徐杰、陈琴玲的夫妻共同债务。因此,陈彩芬要求徐杰、陈琴玲共同偿还借款的请求合法,应予支持。徐杰辩称,该债务其不知情,陈琴玲借款可能用于赌博,因此,该债务与其无关,但徐杰的该辩称,无事实依据,故不予采信。

4.原审定案结论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被告陈琴玲、徐杰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共同归还原告陈彩芬借款人民币85万元。

(三)再审诉辩主张

抗诉机关抗诉称:判断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以债务形成的时间和原因以及夫妻双方是否分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等方面综合加以考量。本案被申诉人陈琴玲自2008年8月至2009年3月先后向陈彩芬、胡雪丰、徐华珍等人借款达185万元。陈彩芬陈述陈琴玲借款时称款项用于做塑料生意,但以徐杰名义注册的周巷镇新一轴承厂并不经营塑料业务,陈琴玲也从未参与经营。结合在另案徐华珍诉陈琴玲、徐杰民间借贷纠纷案的庭审中,陈琴玲陈述所借之款用于赌博,并未用于家庭生活、生产。因此,陈琴玲所借款项虽然发生在徐杰与陈琴玲的婚姻存续期间,但徐杰并未享有借款所带来的利益,也没有证据表明陈琴玲将讼争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经营活动,应认定为陈琴玲的个人之债务。

申诉人徐杰同意检察机关的抗诉理由。被申诉人陈彩芬辩称,陈琴玲家里是经营轴承的,借款时也表示用于归还企业贷款。因此,应由徐杰和陈琴玲共同归还借款。

(四)再审事实和证据

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另查明,周巷镇新一轴承厂的户主为徐杰,从业人员为徐岳森、许小明、徐杰。对该事实,申诉人在再审中提供新一轴承厂的工商登记予以证明。

(五)再审判案理由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再审认为,陈彩芬与陈琴玲的借款关系明确,且合法有效,陈琴玲依法应偿还陈彩芬借款。虽然借款发生在徐杰、陈琴玲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但陈琴玲在较短时间内借入大额借款,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陈彩芬未能举证证明借款用于共同经营,在出借款项时亦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因此,该借款应属于陈琴玲的个人债务。

(六)再审定案结论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再审判决:一、撤销(2009)甬慈商初字第2797号民事判决;二、被申诉人陈琴玲自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归还被申诉人陈彩芬借款85万元。

(七)解说

该案的争议焦点为借款是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或是个人债务。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婚姻存续期间发生的债务,无论是否为夫妻共同使用,除非与出借人作过明确约定或者出借人知道夫妻间约定财产各自所有,否则均可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显然,夫妻中非举债方要证明这一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此,自该规定出台后,此类债务一般均被认定为共同债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此种做法的弊端也逐渐显现。这种推定的做法虽然方便法院及时解决纠纷,有利于债权人利益的保护,但是这种一刀切的推定很有可能造成对夫妻中非举债方的不公平,甚至会导致一些虚构债务的虚假诉讼案件的发生。因此,在债务的认定上,应更进一步审查借款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夫妻另一方是否享受到了借款的利益等方面来确定借款的性质。具体可从以下几方面进行:

1.借款是否属于日常生活所需。根据家事代理制度的基本法理,因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一般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关键在于对“日常生活需要”的认定。要符合日常生活所需的特征,借款一般金额较小,且具有日常生活所需花费的常态(如可推算的教育费用支出等),对于金额不大的借款,由于金钱并非特定物,要查明其确切用途显得比较困难,也无此必要。对此,主要通过生活常理判断分析。具体案件中,可根据借款的数额、各方对借款用途的陈述等证据进行综合判断。如果借款数额较小,出借人对于借款用途陈述也合理,夫妻中非举债方又无充分反驳理由,一般可认定属于日常生活需要。但对于金额较大或系列案且多次借款时间比较接近或一次性借入大额款项的,又无证据显示确实用于日常生活的,按照常理则可认定超出日常生活需要。如本案中的借款高达85万,同时债务人在他人处亦负有大额债务(法院已掌握的达185万),且所有借款发生在短短几个月内。此时,显然不应认定借款仍在生活所需范围内。

2.借款是否用于共同生活、经营。对于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的借款,可能用于大额的生活支出,如购房等,也可能用于共同经营。此时,另一方享受了借款的利益,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此类借款,主要考察借款的去向。因为此时借款金额较大,不具有日常生活所需花费的常态,借款去向一般有迹可寻。当然,金钱作为流通物,要确定其确实用于某一处也并不现实。此时,法官有一定的自由心证的权利。在结合各方面证据进行综合考量的基础上作出判断。具体审查时可包括下列因素:(1)与借款理由相呼应的事项。主要审查是否存在大额金钱支出的事项,以及借款用于该事项的可能性。例如,如果出借人主张借款用于夫妻工厂进货或建厂房等,那么债务人是否在借款时期内有上述经营活动、该经营活动有否其他资金来源等亦应列入考虑范围。(2)借款交付地点或者方式是否合理;(3)出借人与举债人的亲疏关系(往来情况)与借款金额;(4)举债人是否参与可能产生非正常支出的活动,例如赌博。目前很多借贷案件的债务都是举债人因赌博等不良活动所欠。此类债务如果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对夫妻另一方显然并不公平。从本案来看,陈琴玲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向包括本案原审原告在内的多人借款高达185万,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亦无任何证据显示借款期间存在大的生活开支事项。借款用于家庭生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对于借款是否用于生产经营,经审查,徐杰家庭虽开办了一家轴承厂,但该厂实际是家庭工厂,由徐岳森(徐杰父亲)、徐君(徐杰姐姐)、徐杰等人共同经营,陈琴玲与徐杰夫妻关系不和,平时并不到工厂,未参与工厂经营。工厂经营所需要的贷款等经济往来都是由徐君负责,且在借款阶段工厂也并无需要归还的贷款或其他大额支出。另外,陈琴玲还有赌博恶习,且数额较大,其曾承认借款是用于赌博。综合上述因素,我们认为,借款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可能性更大,认定为个人债务更为妥当。